注册

首页 学习借鉴 剑桥大学

 

章程B  入学、住宿、学位、纪律

 

第一章  入学

 

1.只有具备以下条件的人才能注册成为剑桥大学成员:

 

(i)由学院推选的;

 

或(ii)已经获得承认的大学办公人员;

 

或(iii)由章程J第7条特别指定的剑桥大学出版社工作人员;

 

或(iv)受雇于剑桥大学或大学内某学院,且满足章程A第三章第7(e)款规定,所在职位获得大学批准的人员。

 

此外,通过以下任一方式获得入学资格的人员,即:

 

(a)符合大学条例中考试要求的人员(但大学可颁布条例给予特定的个人或群体免于所有或部分考试的特权);

 

(b)已被认定的研究生;

 

(c)已被认定的附属学生;

 

(d)由校务理事会提出的通过学历互认或其他方式承认学历的人员;

 

(e)由校务理事会批准的,或属于经校务理事会批准的可以录取的人员。

 

2.大学可以通过制定条例来决定录取方式。

 

3.(本条根据1987年12月9日11号表决案和1988年5月25日校务理事会令已废除。)

 

4.大学可以通过制定条例来规定研究生认定的各项条件。

 

5.大学可以制定条例以:

 

(i)规定附属学生的认定,即在大学录取时或录取后,在一定时期内(应不少于两年)接受一所或多所机构的成人教育,并通过校务理事会要求的考试获得该资格的人员;

 

(ii)明确附属学生可享有的特权(包括免于服从大学章程加诸其他学生的要求,及享有大学章程规定的关于住宿的特别许可),并明确附属学生获得部分或全部特权应遵从的条件;

 

(iii)规定将符合以下条件的人员认定为附属学生”,即在一段时间内参加了与大学协作的委员会管理下的教育课程,或参加了其他成人教育机构的教育课程,上述两种情况可视为在一段时间内在该机构接受教育,同时通过了校务理

 

事会依本条第(i)款要求的考试,获得该资格的人员。

 

6.即使在本章程第5条的要求没有被满足的情况下,所有或部分附属特权(即本章中规定的,或依据本章规定制定的大学条例中规定的附属学生享有的特权)也可通过表决案赋予特定申请人,只要该申请人为或曾经是成人教育机构的成员。

 

7.若已注册为大学成员者自愿放弃其大学成员资格且将该情况告知教务长,同时,若校务理事会视其理由充分并批准其要求,则该人的姓名应从下一次公布的大学成员名单中删除,被删除的姓名只有依据校务理事会随后的决议才能恢复,但自删除之日起五年内校务理事会不得做出恢复该姓名的决议。在本条中被从大学成员名单中删除姓名者若为评议会(Senate)成员,则其姓名应依章程A第一章第6(ii)款中的规定同时从评议会名册上删除,且依据章程B第三章第11条之规定,其所获的学位也应一并被取消。

 

第二章  学期、住宿

 

1.一年中有三个学期,分别称为米迦勒学期(秋季学期)、四旬斋学期(春季学期)和复活节学期(夏季学期)。大学可决定每学期开始和结束的日期,但需保证三个学期总共至少有227天。

 

2.耶稣受难日当天关闭大学所有图书馆、实验室和博物馆,并停止一切讲座。

 

3.大学通过大学条例不定期决定每学期的哪一部分构成完整学期,完整学期应包括全学期至少四分之三的时间。

 

4.依章程要求,某学期的住校人员应为在该学期内(不短于该学期的四分之三)在大学辖区内,以大学条例规定的方式居住的人员。大学可通过制定大学条例规定特定群体在特定学期内居住在大学内(不一定是大学辖区范围内)或大学周边的特定区域,大学可授权特定群体在特殊情况下居住在大学辖区以外的地区,或其他指定区域。

 

第三章  学位

 

1.在已注册成为大学成员者满足所有大学章程或大学条例的要求后,大学可为其认定以下学位:

 

(a)文学学士、医学学士、外科学学士、音乐学学士、兽医学学士、教育学学士、牧职神学学士学位;

 

(b)文科硕士、法学硕士、外科学硕士、文学硕士、理学硕士、哲学硕士、工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教育硕士、自然科学硕士、<以研究论文取得的硕士学位>、以课程学习取得的硕士学位、金融学硕士学位;

 

(c)工学博士、哲学博士和兽医学博士学位;

 

(d)神学学士学位;

 

(e)神学博士、法学博士、医学博士、音乐学博士、文学博士、理学博士学位。

 

2.学位的先后次序排列可由大学条例决定,在大学条例中没有规定次序的学位按惯例进行排序。

 

3.即使之前没有获得过剑桥大学的任何学位,学生也可被认定为文学学士、医学学士、外科学学士、音乐学学士、兽医学学士、教育学学士、牧职神学学士、文科硕士、法学硕士、外科学硕士、文学硕士、理学硕士、哲学硕士、工学硕士、工商管理硕士、教育学硕士、自然科学硕士、以研究论文取得的硕士学位、以课程学习取得的硕士学位、金融学硕士学位、工学博士、哲学博士或兽医学博士(这些学位以下称为一级学位)。

 

4.除大学章程中另有明文规定外,之前没有获得过剑桥大学任何学位的人不可被认定为一级学位以外的任何学位。

 

5.除大学章程中另有明文规定外:

 

(a)除非至少有三个学期在校住宿,否则任何依大学条例规定已完成一年或两年综合课程学习的人员仍不得被认定为医学学士、外科学学士、法学硕士或工商管理硕士,任何依大学条例规定已完成全日制课程的人仍不得被认定为文学硕士、理学硕士或哲学博士,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工学博士;

 

(b)除非至少有五个学期在校住宿,否则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教育学学士或牧职神学学士;

 

[(c)除非遵守大学条例规定的住宿要求,否则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金融学硕士或哲学硕士;]

 

<(c)除非遵守大学条例规定的住宿要求,否则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金融学硕士、哲学硕士或以研究论文取得的硕士学位;>

 

(d)除非至少有九个学期在校住宿,否则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文学学士、音乐学学士或兽医学学士;

 

(e)除非至少有十二个学期在校住宿,否则任何人不得被认定为工学硕士或自然科学硕士。

 

6.大学可通过大学条例规定由校务理事会授予文学学士学位和文学硕士学位所需的条件。大学可根据校务理事会建议授予某些大学行政人员、学院负责人或院士、担任章程J第7条特别规定的大学出版社职务的人、为章程A第三章第7(e)款的由大学批准任命并在大学指定的机构中担任特定职务的人以完整程度的文学硕士学位,以上这些人不必满足获得该学位通常所需的条件。

 

7.大学可通过大学条例规定以下情况的条件:

 

(a)牛津大学或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的毕业生可通过学历互认获得校务理事会认为与其所在学校学位同等的剑桥大学学位;

 

(b)在以上两所大学中任一所已居住一学期或若干学期的学位候选人,可获准居住在剑桥大学,居住时间不长于其在以上两所大学中的居住时间。

 

8.大学可通过大学条例规定:

 

(a)在表决案通过的前提下,参考附属学生或其他类别学生在注册入学前的表现和工作,可以对其在校住宿要求给予宽限,对于攻读文学学士、教育学学士、音乐学学士或兽医学学士的学生,在以上第5(d)款中要求的九学期中至多可以有三学期宽限,对于攻读自然科学硕士学位的学生,在以上第5(d)款中要求的十二学期中至多可以有三学期宽限;

 

(b)参考研究生在注册人学前的表现和工作,可以对其在校住宿要求给予宽限,对于攻读文学硕士、理学硕士、工学博士或哲学博士的学生,在以上第5(a)款中要求的至少三学期中至多可以有三学期宽限,对于攻读哲学硕士的学生,在该学位要求的两年综合课程期间要求的在校住宿学期中至多可以有一学期宽限。

 

9.校务理事会对于学期的宽限条件如下:

 

(a)因疾病或其他严重原因,校务理事会可允许:

 

(i)被要求实际住校六个学期以上的学位候选人有一至两学期不住校;

 

(ii)被要求实际住校六个学期或以下的学位候选人有一学期不住校。

 

(b)在学部委员会或相关同等部门建议下,校务理事会可允许被要求实际住校六个学期以上但自入学后在学部委员会或同等部门的指导下修读校外课程的任何学位候选人可有至多三个学期不在校内居住。

 

(c)在大量学生的正常在校住宿受到干扰的情况下,在以上所述的宽限期之上,校务理事会可再给予其认为符合条件的学生更长的住宿宽限期,具体条件由校务理事会规定。.

 

1O.学位授予应在摄政院大会上由学位候选人亲自接受;但大学可规定学位候选人可缺席接受学位的情况。

 

11.对于在本章程第一章第7条所述情况下自愿放弃其大学成员资格的人,若校务理事会已将其姓名从大学成员名单中删除,则其在剑桥大学所获的学位也应一并取消,被取消的学位只有依校务理事会随后的决议才能恢复,但自取消之日起五年内校务理事会不得做出恢复学位的决定。

 

第四章  名誉学位

 

名誉学位可作为荣誉称号授予英国王室成员,可授予有突出功绩或对国家、大学有杰出贡献的英国臣民,也可授予外国杰出人士。

 

第五章  布道、纪念

 

1.布道应在完整学期期间,由名誉校长在大学指定的时间段在大学教堂中进行。

 

2.依据法律规定,任何人不得在大学布道上攻击英国国教的教义教规。

 

3.纪念恩主活动每年在大学教堂中举行,具体时间和方式由大学规定。

 

第六章  纪律与大学法庭

 

1.为维持大学应有的秩序和纪律,大学应当不定期制定规章,对学位服的穿着、学校各部门工作的协助与遵从、违规与惩罚的定义及决定、罚金与罚款的目的等方面给予适当的规定。

 

2.大学应依据章程U第三章第5条成立大学法庭,应依据章程U第五章第3条成立七人法庭。大学法庭和七人法庭对名誉校长、总务长、常务副总务长或校长法律顾问没有司法管辖权。

 

3.当大学行政人员、评议会成员或获得学位、荣誉学位的非受监护人被指控触犯大学纪律或者有严重不当行为时,大学法庭应当按照本章程的规定进行裁决;但是,在章程U不适用于对某人的指控时,大学出庭代讼人应依本章第28条确定其是否应受大学法庭的裁决。所有在大学法庭上的法庭诉讼程序均应依照本章程第三章第10条至第14条的规定。

 

4.大学法庭可处以以下判决(处罚可叠加):

 

(a)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

 

(b)剥夺或暂时剥夺学位或名誉学位,推迟或取消学位授予;

 

(c)剥夺或暂时剥夺文科硕士学位;

 

(d)罚款;

 

(e)赔偿令;

 

(f)剥夺或暂时剥夺使用大学场地或设施的权利;

 

(g)其他大学法庭认为较轻的处罚。

 

对于已触犯纪律的人员,大学法庭也可裁决对其不予处罚;但对于被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的人员,应据此剥夺或暂时剥夺其学位或名誉学位,直至其大学成员资格得到恢复。

 

5.在大学法庭宣判并公布判决的二十八天内,被判决人可依据本章程第五章第4条至第9条的规定上诉至七人法庭。

 

6.七人法庭作为上诉法庭,应

 

(a)依据章程U第五章规定,审理章程U适用之人员的上诉;

 

(b)审理在大学法庭上受指控者就大学法庭的裁定或判决提出的上诉,七人法庭有权推翻大学法庭的裁定,或更改判决。更改后的判决仍应在大学法庭的权力范围内;

 

(c)审理在纪律法庭上受指控者就纪律法庭的裁定或判决的上诉,七人法庭有权推翻纪律法庭的裁定,或更改判决。更改后的判决仍应在纪律法庭的权力范围内。

 

在召开会议审理纪律法庭的上诉时,七人法庭应通知上诉人所在学院的负责人。

 

7.依据章程U的规定,大学法庭和七人法庭有权自行制定法律程序规章(由大学条例决定的除外);但若在聆讯期间出现与程序规章的条文、解释或适用有关的问题,或出现该规章无法解决的程序问题,则应由法庭主席决定,其在受聆讯案件上的决定应为最终裁决。

 

8.大学法庭的所有裁定和判决,及七人法庭对上诉的所有判决,都要根据在场多数成员的一致意见进行。

 

9.大学应设立纪律法庭,该纪律法庭应由一名主席和四名大学成员组成。主席应具备法律执业资格或有行使司法职能的经验,四名成员中至多可有两名受监护人。该法庭的组织方法和成员的任命应由大学条例决定;但

 

(a)校务理事会和七人法庭的成员,或即将被任命或选举成为这两个部门成员的人员,不得成为纪律法庭成员;

 

(b)该法庭成员中若有成为校务理事会成员者,仍将保留其纪律法庭成员资格直至其正在处理的法律程序结束,在此期间不得出席校务理事会会议或接收会议文件,此类继续保留的成员资格可构成缺席校务理事会会议的充分理由。

 

纪律法庭中,有三名成员即可构成法定人数,且该法庭的所有裁定或判决都要求在场成员投票的多数票意见一致。若该法庭中有成员无法或不愿在某特定指控或申诉中执行工作,则可以通过大学条例指定的方式任命一名替补者代替其工作。。

 

10.作为上诉法庭,纪律法庭应受理本章第17条的规定的所有法庭裁定的上诉,该法庭有权推翻其裁定。纪律法庭的裁决将成为上诉的最终裁定。

 

11.作为初审法庭,在受监护人被指控触犯大学纪律时,纪律法庭应按照本章程的规定进行裁决;除此之外,依据本章第28条的规定,大学出庭代讼人可决定应受纪律法庭处理的被控罪行。

 

在纪律法庭提起诉讼的程序应由大学条例规定。纪律法庭可处以下判决(处罚可叠加):

 

(a)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对于尚未被录取的受监护人,处以永久不予录取或暂时不予录取的处罚,由纪律法庭视具体情况而定;

 

(b)剥夺或暂时剥夺学位或荣誉学位,或推迟或取消学位授予;

 

(c)停学;

 

(d)罚款;

 

(e)赔偿令;

 

(f)剥夺或暂时剥夺使用大学场地或设施的权利;

 

(g)其他大学法庭认为更轻的处罚。

 

对于已触犯纪律的人员,大学法庭也可裁决对其不予处罚;但对于被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的人员,应据此剥夺或暂时剥夺其所有学位,直至其大学成员资格恢复。

 

12.(a)被纪律法庭处以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剥夺或暂时剥夺学位、停学的人员可上诉至七人法庭;

 

(b)被纪律法庭处以其他判决的人员,在获得纪律法庭主席或七人法庭主席许可的前提下,可上诉至七人法庭;

 

(c)本条中的上诉应在纪律法庭裁决后二十天内提出。

 

13.教务长或由其正式任命的代理人应担任纪律法庭的书记员。

 

14.在纪律法庭召开会议审理指控或上诉时,应通知被指控者或上诉者所在学院的负责人。

 

15.纪律法庭有权自行制定法律程序规章(由大学条例决定的除外);但若在聆讯期间出现与程序规章的条文、解释或适用等有关的问题,或出现该规章无法解决的程序问题,则应由法庭主席决定,其在受聆讯案件上的决定应为最终裁决。

 

16.若在纪律法庭上,某人因考试行为不当受到指控,且其将通过该考试获得学位、文凭或资格证书的情况下,即使其已经满足大学章程或大学条例规定获得相应学位、文凭或资格证书的要求,仍不得被认定学位,也不得接受文凭或资格证书,直至对其指控被最终撤销。若纪律法庭判决该被指控者确有违规行为,可以建议校长发布通告修正该考试的成绩排名,或发布修正后的名单以取代原有名单;若该案件没有依本章第12条上诉至七人法庭,校长则根据纪律法庭的建议执行相关程序,若上诉至七人法庭,则依七人法庭的裁定执行。

 

17.大学可依据大学条例设立一个简易司法法庭并据此制定相关条款,尽管有第11条的规定,该法庭也可以作为初审法庭,在有人被指控触犯大学纪律时,对其进行裁决。该法庭的裁决应在纪律法庭的司法管辖范围内;除此之外,据第28条的规定,大学出庭代讼人可决定该法庭应受理的被控罪行。该法庭可进行以下判决(处罚可叠加):

 

(a)不超过大学条例规定数额的罚款;

 

(b)不超过大学条例规定数额的赔偿;

 

(c)剥夺或暂时剥夺使用大学场地或设施的权利;

 

(d)其他大学法庭认为更轻的处罚。

 

对于已触犯纪律的人员,大学法庭也可裁决对其不予处罚。被上述法庭处罚的人员,在获得该法庭主席或纪律法庭主席的许可后,可以将该法庭的裁定上诉至纪律法庭,上诉程序由大学条例决定,但不得许可任何人对判决结果提起上诉。此类法庭的构成、任命方法、法律程序规章和初审诉讼程序均由大学条例决定。大学条例也可决定根据本条设立的法庭拥有上诉法庭的职能和权力。

 

18.依据本章第19条的规定,对于任何被上述法庭审理或判决的人员:

 

(a)应给予其出席审理的合理机会;并

 

(b)有权传唤证人,并就其案件证据询问证人;但在上诉案件中,双方均不得召回在初审中已经传唤的证人,或提供新的证据,除非获得该上诉法庭主席的许可。只有在主席认为有必要或有利于司法公正时,才可以给予许可。

 

19.尽管有本章第18条的规定,依本章第17条设立的法庭可基于诉讼双方提交的书面陈述执行全部或部分诉讼程序,但是其他上述法庭,在主席认为口头审理不可行时,也可以执行类似诉讼程序。

 

20.若某受监护人故意或鲁莽地扰乱或妨碍了上述法庭的诉讼程序,则该法庭主席有权对其处以以下处罚(处罚可叠加):

 

(a)处以不超过由大学条例规定之数额的罚款;

 

(b)将此人驱逐出庭;

 

(c)勒令其停学一段时间,但该时间不得长于该法庭处理诉讼的时间。

 

法庭主席的决定将作为最终裁定。但依本条规定被勒令停学的学生可以以判决过重为由,通过其导师向下达判决的主席申请复核判决,主席有权撤销或更改其判决。尽管有此类申请,在复核前停学令仍生效。

 

21.在大学条例的相关限制下,对于某些因其行动或行为已被或应被国家或地方法院起诉的人,且其行动和行为同时也是上述大学法庭的诉讼对象,则法院的裁决不影响上述大学法庭的司法与权力。

 

22.国家或地方法院对某人定罪所依据的证据,或法院发现的可证明被告罪行的证据,在依本章程上述法庭的诉讼中,为证明被定罪人或被告人触犯法令或有罪,都应成为可接受的证据。

 

23.依本章程、大学条例或依其制定的规章,要求送达至某人的通知,都应按该人员所在学院提供给教务长的常用或已知最新地址邮寄。

 

24.若在上述任何法庭接受了指控或上诉但尚未处理完的时间内,该法庭有成员任期已满,则该成员(而非其继任者)应作为法庭成员以完成对该指控或上诉的审理和决议。

 

25.若在上述任何法庭接受了指控或上诉但尚未处理完的时间内,该法庭有成员无法或不愿执行工作,则余下的法庭成员应继续审理和议决该案件,即使余下成员数不足该法庭的法定人数。

 

26.对于接受纪律法庭裁决的人,应给予其书面的合理判决。

 

27.在某人被剥夺或暂时剥夺其大学成员资格期间,无资格被授予学位及接受文凭或资格证书,也无资格参加考试;受到本章程中除剥夺或暂时剥夺大学成员资格之外其他处罚,但没有遵守处罚要求的人,无资格被授予学位及接受文凭或资格证书,在没有校务理事会许可的情况下,也不得参加考试。

 

28.任何对大学法庭或纪律法庭司法管辖范围内人员的投诉,且该投诉要求上诉至以上法庭(对章程U中大学教职人员的投诉除外),都应受到大学出庭代讼人的重视和考虑,但只有摄政院成员才有资格投诉大学法庭司法管辖范围内的人员行为严重不当,只有大学雇员才有资格投诉以上两个法庭司法管辖范围内的人员违犯了一般规章纪律。大学出庭代讼人有义务决定该被投诉人是否应被指控;若被指控,应在哪个法庭。但大学出庭代讼人可拒绝此类投诉,若

 

(a)没有指明被投诉人的姓名和所在学院(若有);

 

(b)大学出庭代讼人认为所出示的证据不足以决定是否应指控此人;

 

(c)大学出庭代讼人认为该投诉是无理取闹的、轻率的或不重要的;

 

(d)大学出庭代讼人认为对严重行为的不当投诉与大学没有直接关系,其直接关联性不足以在大学法庭上被指控。

 

除非大学出庭代讼人根据本条和依本章程制定的大学条例对此事已做出裁决,否则依本章程设立的任何大学内法庭不得开始任何诉讼程序,但章程U规定的诉讼除外。